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数码

何润东电视剧一米阳光

数码
来源: 作者: 2019-04-24 09:02:20

主演:何润东/孙俪/印小天/于娜/冼色丽/迟帅/刘莉莉/艾伟

导演:张晓光

地区:大陆

年代:2004

类型:爱情/悬疑/偶像/都市

标签:爱情,电视剧,中国,大陆,青春,2004

剧集:30集

简介: 伊川夏(孙俪 饰)曾经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人,可是地下恋人年良修(艾伟 饰)的存在改变了她的命运.在年良修的公司里,伊川夏被卷入了阴谋和权利的纠葛中,最终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,同年良修的关系也彻底破碎.心碎的伊川夏…伊川夏(孙俪 饰)曾经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人,可是地下恋人年良修(艾伟 饰)的存在改变了她的命运.在年良修的公司里,伊川夏被卷入了阴谋和权利的纠葛中,最终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,同年良修的关系也彻底破碎.心碎的伊川夏认识了单纯的金正武(何润东 饰),心心相惜的两人相伴飞往丽江.没想到,丽江却成了伊川夏生命的终点,自杀的她留给金正武一个包裹,希望他好好的活下去. 为了探寻姐姐的下落,伊爱缘来到了年良修的公司并与年立伦(印小天 饰)相爱.两人感情稳定决定结婚.一封来自丽江的信件打破的伊爱源平静的生活,她和年立伦决定飞往这所魂牵梦绕的城市,来探寻出隐藏在时间深处的真相.在玉龙雪山顶那一米阳光的照耀之下,有情人是否能够终成眷属呢?

该片主演的其他作品:4.5西游记之大闹天宫/动作/奇幻/动画,璀璨人生/爱情/偶像/都市,乐俊凯/爱情/偶像/都市,卧虎藏龙/古装/武侠/偶像,乐俊凯电影版/爱情/动作/传记,

该片导演的其他作品:新恋爱时代/爱情/偶像/都市,战地花开/历史/战争/谍战,X特工/谍战/悬疑/警匪,火线/战争/历史,房奴/家庭/都市,

第1集

台湾少年金正武,常常梦见月亮和太阳同时悬挂天空。耳边回荡着少女甜美的声音:日月同辉。28岁的伊川夏是第二次来到上海,她说上海就象小说的第一章和最后一章,充满着开始和结束的味道。她第一次是跟随温哥华年氏集团经理年良修来到这里,开始了长达八年的情人关系。伊川夏此次之行,是上任年氏集团上海公司经理。她收到的第一份礼物,尽然是打碎了的加拿大槟酒。她埋怨送快递的金正武,但金正武笑话送酒的男人,说这种酒在上海酒吧到处都是。年氏集团董事长年良平先生因病卧床,唯一的儿子又不争气,只能将公司暂时交给弟弟年良修打理。川夏意识到什么……在离开上海的最后一晚,她又去酒吧买醉。金正武给她调了杯鸡尾酒,起名地久天长。

第2集

川夏八年前走进这个家族,一直做律师。年良平看着整天飙车攀岩,不务正业的儿子年立伦实在放心不下,他立下遗嘱,将所有财产交给年良修代为管理三年,等待年立伦成熟。川夏无法抗拒年良修的温情,上了情人旅馆。年立伦加剧了父亲的病情,董事长年良平因病去世。川夏向全家宣读遗嘱,年良平先生将其名下的年氏股份全权托付于年良修先生代为管理,期限为:永久。这意味着年立伦这个唯一的儿子身无分文。年立伦发狂地吼叫,说是川夏篡改了遗嘱,并威胁她,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。在墓地,一位男士拿着文件找向川夏,并告知这是年良平先生在我们律师事务所做的增补遗嘱,他将年氏5%的股份馈赠于你,并请你一定接受。川夏悔恨地签下了字。她决定将年立伦带往上海,年良修反对,怕年立伦找川夏的麻烦。川夏在临行前接到孪生妹妹伊爱源的,她要川夏在中国找一份爱情送给她作毕业礼物。川夏向年良修敞开了心扉,她想过普通女人的生活。年良修发现川夏里传出一个年青男人的声音。

第3集

金正武无意间发现米拉女朋友费雅,摄下了他与川夏的街边合影,并发行在一本畅销的旅游杂志上,费雅说这是行为艺术。金正武四处买下这些已发行的杂志,把它交给川夏。年立伦跟随川夏到上海,攀岩上海88层的金茂大厦,故意为难她。川夏为了躲避年立伦,推倒了金正武。川夏来到酒吧道歉,小武误会了年立伦,川夏解释说年立伦只是他的行政助理。小武请川夏吃宵夜,川夏没想到是去小武租的大库房包饺子。小武向川夏保证,不问她任何的问题,遵守约定,但他看出了川夏此次回来的不安和焦虑。

第4集

每次川夏到酒吧买醉,金正武都会调一杯心仪的鸡尾酒送给川夏品尝,这次他调的是危险进程。小武表示愿意与川夏分担危险,川夏说小武太年轻,应该和年轻的女孩子在一起,不要摆弄危险进程之类的东西。川夏又到警局保出年立伦,这次他是醉酒飙车,并连累了云南丽江姑娘阿厦丽,丢了演出证的阿厦丽差点走不出警局。年良修以考察身份来看望川夏,他询问司机兼保镖的陈海一,确定川夏有没有把遗嘱的正本给销毁掉。川夏与年良修为带来的加拿大槟酒争吵不休。川夏说这种酒在上海的酒吧随处都是,而年良修表示,在上海的酒吧不光卖这种酒,还有很多精致的鸡尾酒,甚至以送公寓来成全川夏与别的男人结婚。川夏讨厌良修这种含沙射影的方式,她逃了出来。她逃到了酒吧,与金正武醉酒。为了宽解川夏,小武讲了一个笑话,没想到川夏再次跑了,她说她讨厌别人含沙射影的说话方式。

第5集

朋友米拉要做婚姻的逃亡者,小武戳穿了米拉当初为了吸引费雅才编造出同性恋的故事。他认为自己就是对川夏的情感表达太含糊,才导致川夏不辞而别,希望米拉不要步他的后尘,但米拉还是逃走了。过量的酒精把川夏从机场送进了医院,小武到医院送快递,无意间发现了川夏,川夏也惊喜地看着小武,而小武多日不见川夏之后的第一句话竟然是,川夏,我爱你。川夏作治疗时,年良修赶来了,他发现了桌上的鲜花。川夏听了年良修一番推心置腹的话,原谅了他,并得知小武送花给她纯属巧合,因为小武曾经去找过川夏。良修暗示川夏不要伤害这个年青人。川夏留下一封信给小武就出院了。川夏上班第一天就被年立伦嘲笑一番,再次与年良修争吵,她说自己偿下了良心债。费雅四处寻找米拉,并决定留在上海等米拉回来,做爱情的忠贞者。

第6集

年良修主持关于年立伦的电脑语音系统软件的研发会,川夏却因塞车未能赶到现场,年良修很生气,川夏也不回避,她怕年立伦给自己难堪。年良修搪塞要回宾馆住,川夏手中的良心罪证又重新被放回了抽屉。良修陪着川夏到外面散步,川夏突然往湖面走去,良修肯求川夏回来,川夏返回时差点落水,良修伸出手的一刹那,川夏感觉到了他的犹豫,发疯般地跑了。川夏来到酒吧,神色迷茫,她要小武带她走,到哪都可以。小武一时不知所措,发现米拉逃跑时留下的一幅丽江油画。川夏回到公寓收拾行李,烧掉与良修的合影,她随小武去了云南丽江。丽江的古朴民俗和小桥流水人家的生活深深吸引着川夏,他们当晚抱在了一起……并认识了丽江姑娘阿厦丽。

第7集

云南是美的,丽江的云更美,川夏这三天是陶醉的,吃小吃,晒太阳,慵懒的享受着爱情之乐。阿厦丽发现总有人跟随他们,她只有凭借每天晚上放莲花灯来祝福小武和川夏。川夏也发现被人跟踪,她设法保护小武不遭伤害。小武开始规划他们的生活,他希望川夏快快乐乐的象其他外来人一样留下来生活。年良修追到丽江,他发誓,占有不了这个女人,其他男人也休想得到她。保嫖陈海一掏出手枪瞄准川夏,川夏打开窗门,河面漂来一盏盏莲花灯,她平静地闭上双眼。对方没有开枪,川夏明白,良修是想用爱来杀她。川夏发现这三天的某一时刻爱上了小武,但是她又怀疑地久天长。她把年老先生的遗嘱原本文件及良心罪证交给了阿厦丽,她相信这个东西只有交给这个纯洁的姑娘才会安全。川夏提笔写些什么,等待黎明……清晨,川夏叫醒小武,约同他到虎跳峡情人跃,她说她想看丽江的日出。小武兴奋地向川夏描绘他们的未来。川夏把一个白色的小包交给了小武,登上山顶,说要体验情人跳崖的瞬间感受……

第8集

川夏望着玉龙雪山对小武说:每年秋分是日月交合,同辉同映的日子,神灵会在那天赐予人间最完美的爱情阳光。如果那天玉龙雪山云开雾散,神奇的阳光就会铺满整个山谷,每个被阳光抚摩到的人都会获得最美最圣洁的爱情。但是善妒的山神在那天从来不开放自己的胸怀,总是有云,有雾,有雨。小武突然感到一束阳光穿透云层直射过来,他得到了爱情阳光。但是川夏所站的地方已是空空无人,小武冲上山顶……年良修用年氏股份来和年立伦做交易,他要年立伦追求川夏的孪生妹妹爱源,并得到爱源的爱情。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伊爱源不得不蒙住眼睛两个月不见天日。年立伦只看过爱源给的照片,拿着叔叔给的戒指进行全面进攻。当爱源问他川夏为什么不辞而别时,他也很困惑,但爱源说她每个月都能收到川夏寄来的三封信,但是没有地址。阿厦丽把金正武从疗养院接回家,小武精神受挫,每天在追忆与川夏的那三天生活。小武不快乐,他决定回上海。

第9集

伊爱源决定去上海寻找川夏。年良修看到无论从长相还是声音都和川夏一模一样的伊爱源,他多了一份和关心。爱源猜测川夏八年来一直有个情人,并追问良修是不是他。年良修得知金正武回到上海,两人在公司的卫生间相遇更是让年良修感到愤恨。他决定赶走这个年青人,收买酒吧老板,断金正武在上海的生活之路。金正武到年氏公司打听川夏的亲戚朋友,但发现这里的人都在避而不答,他在街上与伊爱源不期而遇,爱源看着这个有趣的年青人有所好感。年良修担心爱源这样有个性的女孩会和金正武相遇,着手演绎了流氓错遇川夏的酒吧戏,让爱源开始怀疑川夏的品性和生活。年良修拿着川夏生前看过的一本爱情小说去和金正武见面……

第10集

金正武上海之行受挫,回丽江接管了一间酒吧,酒吧老板评价他调的酒可以勾引鬼魂。阿厦丽求丽江最有全威的何芳爷爷宽解小武的心,让小武快乐起来。爱源在年良修的帮助下当了一名空乘。她期盼得到的爱情是生死时刻的一线相依。年立伦发现自己奉命追求的爱源,其实是自己曾经飙车追过的一个丢了高跟鞋的女孩,这个发现让他对爱源提起了兴趣,对目前的女友来了个大清理。年立伦故意在爱源的飞机上与她逗趣,但给爱源带来了不好的后果。爱源问及川夏有个八年之久的情人时,年立伦也产生了好奇,他向年良修提起。

第11集

爱源很奇怪当飞往云南上空时就会眩晕。她又收到一封从上海寄来的信,按奈不住地来上海找川夏,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年良修。年良修对爱源也时常产生错觉,走进餐厅时,差点把爱源误认成川夏。当年良修提起年立伦知不知道她来上海时,爱源说一时太慌张,忘说了。年良修教爱源如何跟阿伦撒谎。当年良修接年立伦时,偶然听到年立伦大声谈到情感与股份的联系,爱源再也呆不下去了,她拿起行李箱搬回到川夏的公寓。公寓里那幅丽江油画吸引了爱源的目光,因为她认为这不是川夏的东西,川夏是不会喜欢这么做作的东西的。金正武一直帮川夏寄着那些不知名的信,他很好奇,当他按奈不住拆开那些信时,阿厦丽闯了进来……金正武每天晚上都调制一杯酒,放在万年历上,今晚写的是:等你,川夏。

第12集

阿厦丽讨厌导游秀丁利用小武大谈情圣,小武与川夏的故事已被秀丁传开了,凡是来丽江的人都要去看这个活在痛苦中的爱情家伙。小武的不辞而别,阿厦丽认为是秀丁所为。她来到酒吧,发现酒吧桌子下面画有问号的白纸和信封,就偷偷的在信封上留下了午夜阳光酒吧的地址,把信邮寄出去。爱源拿着油画奔走打听川夏的下落。年立伦奉叔叔之命紧跟爱源,他发现油画画的是丽江,并跟爱源讲丽江是个美丽的小城镇,曾经留下过很美好的记忆。米拉听着驼铃声找到了阿厦丽的驼铃店,他发现阿厦丽有一个奇怪的故事。阿厦丽一直在等她姐姐给她带来的心上人……

第13集

爱源瞒着年良修到了上海,她继续拿着画寻找主人,在画廊遇到了费雅,爱源知道了画的主人是米拉,并把画还给了费雅,告诉她这幅画画的是丽江。爱源决定去丽江寻找川夏,年立伦怀疑爱源去的目的并不单纯,俩人发生争执。金正武发现米拉住在阿厦丽家,大打出手,米拉说只为讨个地方住,而且说这个女孩说的话他听不懂。米拉看着小武每天晚上都在桌上放一杯酒,他感到很害怕。阿厦丽把一封电报交给小武,并告知信的另一头有人要在中午12点到酒吧,她坦白了是自己把地址寄出去的。小武很不安,他肯求米拉留在酒吧冲当一天老板,米拉却跟小武讨价还价,正好被阿厦丽看见了。金正武留在驼铃店无声的做着驼铃,等待12点。

第14集

爱源提前15分钟到达丽江午夜阳光酒吧,被米拉戏弄一番,12点钟没到就离去了。小武看着时针指向12点差5分,急跑向酒吧。时针指向12点正,门口有了动静,米拉回头一看,一双泪汪汪的眼睛看着他,那是费雅。小武赶到酒吧,只有游客和米拉装模作样的表演,他急奔走在丽江的大街小巷。阿厦丽握着小武的手,不停地安慰,这一切被远处的爱源看在心里,她认出了在上海大街上与小武的一次相遇。爱源的离去,引起了一场争执。费雅逼着米拉画他所见到的川夏,画一成形,果然是川夏。凡是见过爱源的,无不例外都说川夏还活着,小武慌了神,因为川夏的确是在他面前消失的。

第15集

年立伦做的项目亏损,只身去了丽江,与年氏集团失去联系,众董事对年立伦的行为非常愤怒,要求年良修立即解雇年立伦。众方压力把年良修推倒在病床上。爱源去看年良修,他以为是川夏……被陈海一打住。金正武对川夏是否还活着提出了质疑,他继续给温哥华的信箱写信,说他一直在等川夏。秀丁挑拨阿厦丽与费雅的关系,金正武不得不把阿厦丽一直说不清楚的故事讲出来。原来阿厦丽在14岁那年就失去了父母,一直是姐姐照顾她,但是几年前一场地震夺去了她姐姐的生命,临走时用歌声告诉阿厦丽,她会给她带来一个心仪的男人,那就是唇齿间相碰的时候。所以阿厦丽才认为只要是对她好的男人就是那个人。阿厦丽扶在小武的肩上哭了,小武知道阿厦丽的心很苦。阿厦丽与金正武看着又一封从温哥华的回信,你既然一直在等,为什么要藏起来。金正武终于相信川夏还活着,阿厦丽也鼓励金正武相信,但她好像也爱上了这个大哥哥。

第16集

年立伦找到午夜阳光酒吧,他向阿厦丽打听有没有人从这儿往温哥华写信,阿厦丽说没有。其实小武已经把酒吧停业,废寝忘食埋头写信,他要把与川夏的相识相知到离去全部用笔记录下来,他相信信的一端是川夏。爱源听说年立伦的消失与项目失败有关,主动去帮助年立伦,俩人都打算重新开始。但是爱源已经不停地收到从丽江寄来的信,川夏与小武的浪漫爱情故事打动着她,她把小武对川夏的情感无形地联系到年立伦身上,她有点妒忌,和年立伦发生不愉快。当小武把信写到川夏站悬崖边的时候,阿厦丽打住了小武,她说她不想让川夏姐姐那么早的跳下去。小武也决心去温哥华寻找信的另一端是谁。阿厦丽含泪而送。

第17集

爱源出门与年立伦游玩,心思却在那堆信里,俩人发生了争执,年立伦把订婚戒指丢入水中。金正武来到温哥华并按信的地址找到川夏公寓,屋里没有回音,他只好在门口坐等。失恋的6岁小女孩缨子陪同金正武一起等。孩子的妈妈来找缨子,邀请他参加缨子的生日Party。爱源与年立伦生气的事跟学友叨叨,提到信的时候,同学说川夏会不会已经死了,爱源生气的离去。同学觉得爱源好像在回避什么。金正武与缨子的妈妈聊快乐一事,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很幸福很快乐,一个打断了谈话。另一头是年良修,小武发现面前的女人和孩子竟是年良修的亲人,他马上离去,他体会到川夏生前很痛苦。金正武再一次回到川夏公寓门口等,但是他无法确定里面是否有人,他只好留下一封信走了。爱源在大街上疾走,突然发现金正武,她很奇怪这个男人竟然会在三个城市里遇见三次。年立伦赶来坦言自己有一些东西放不下,就是

第18集

年良修得知金正武与家人接触过,命令保嫖陈海一监视金正武。在金正武追逐一个长像如川夏一般的女孩子时,陈海一听到了川夏的名字。他通报给年良修,年良修下令如果川夏还活着,除掉川夏。因为他同时也得知年立伦又到了丽江,并且与当地导游秀丁打的很火热,良修担心年立伦继续打探遗嘱一事,毕竟原本文件在川夏的手里。爱源与年立伦遇上飞机抖动,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爱情誓言,但故事的结尾闹的不愉快。年立伦一到丽江就撇下爱源,去参加同心节。在那里他听到了地震时听到的歌声,追逐歌声而去。爱源打开午夜阳光酒吧的门,发现屋里没人,桌上放着一杯可人的鸡尾酒,她好奇的一口喝光。金正武在同心节醉酒而归,发现有人正在喝酒,他叫出了川夏的名字,并把爱源紧紧抱住,他说他不再放她走。阿厦丽来找金正武,发现桌上的酒已喝光

第19集

爱源发现金正武与川夏的DV,悄悄把它拿走。回到客栈,发现年立伦不在屋里,只有一个驼铃和一条白丝巾。爱源留下纸条,带走了白丝巾。小武醒来发现没有了川夏的踪影,他找阿厦丽帮他回忆,但阿厦丽撒谎说酒杯里的酒是她倒掉的,所以才是空杯子。金正武也分不清是醉了还是在做梦。金正武打算让自己快乐起来,因为年良修的妻子说过,如果你快乐了,你爱的人才会呆在你的身边。年立伦参加了秀丁的旅游团,秀丁跟他讲了川夏跳崖的事情。陈海一阻止不了秀丁,向她确认川夏到底死了没有。年立伦到酒吧试探金正武与川夏的感情,证实川夏是否真的跳崖,打探川夏临死前有没有留下什么遗物。金正武发现年立伦是来丽江找东西的,他只说他会一直等心爱的女人归来。爱源回到温哥华,发现小武留下的信,信的内容是川夏跳崖一段。

第20集

爱源无助的拨通年立伦的,但是里有金正武欢快打闹的声音,她怨恨地挂断。爱源到上海问年良修,川夏是否还活着。年良修也承认了自己是川夏的爱人,对她讲述了那段八年的感情生活。当讲到小武出现的时候,他告诉爱源,是小武把川夏带出了生活的轨道,让川夏在短短三天就爱上了他,但他不理解川夏快乐之下的痛苦,川夏是一个赌性永恒的女人,她根本无法承受三天对八年的背叛,于是川夏跳崖了。年良修表示愿意接受任何惩罚,负起这个。但是爱源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。年良修感到不安,他怀疑爱源与金正武之间发生了什么。爱源给川厦过29岁生日,她许下愿,要让陪川夏跳崖的那个人随川夏而去。金正武也同时许下愿,如果川夏还能回来,他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。爱源换上川夏的衣服,来到小武曾经调酒的上海酒吧,出钱让小武回来。

第21集

年良修指责爱源扮成川夏。他不希望爱源把自己掉进这个漩涡,命令把信烧了,回到年立伦身边。但爱源认为这些信是倍增她的勇气,她想让金正武随川夏而去,年良修提出可以帮忙,但是爱源不答应,她要自己面对。小武多次接到上海酒吧老板恳切帮忙的,他开始收拾行李。但听说阿厦丽失踪了,去上海寻找与她姐姐牵过手的那个男人。众人四处都寻不到阿厦丽,年立伦承认自己就是那个男人。爱源扮成川夏,年良修很吃惊,简直像极了,根本分辩不出。爱源穿着川夏的衣服自由出入公司,公司里的人都误认为川夏回来了。年良修非但阻止不了,还得不时回答爱源提出的各种关于川夏的问题。年良修感到事态严峻,慌乱中给年立伦打,命令他立即回上海,否则将终止股份交易,爱源刚好听见,她按下。

第22集

阿厦丽在年氏公司所在大厦门口拾到爱源丢弃的白丝巾,她更坚信要找的人就在这里。年良修未能成功地阻止爱源扮成川夏的装束去找小武。当爱源来到酒吧时,小武调了一杯风云突变酒给她,拉着她跑向街边长椅。小武说,如果明天醒来的时候,你还在我身边,就表示没有做梦。小武紧紧抱着爱源,生怕她再次跑掉。此情此景与费雅拍摄计录下来的那张,小武与川夏街边行为艺术照片,是一模一样。爱源为了让金正武坚信她就是川夏,提出一同演绎金正武与川夏的第一次相遇。爱源凭着金正武的书信,没有露出太大的破绽,小武结束时送给爱源一套睡衣,爱源误会了小武。年立伦在阿厦丽家找到了川夏亲笔良心罪证。他决定回上海查个水落石出。年良修得知年立伦拿到川夏的忏悔书,住进了医院。

第23集

年良修住进医院,爱源帮忙打理公司。在谈判会上,爱源打有求于年立伦。年立伦离开丽江,回到上海,正赶上公司员工闹辞职风波。年立伦向员工许诺挽回了他们叔侄在董事局的面子。爱源扮川夏,年立伦很生气,他说川夏不是为情所死,而是犯下了不可告人的秘密,她是偿下了良心债才跳的崖。爱源觉得年立伦是在污蔑川夏,她说她要继续报复金正武,让他随川夏而去。年立伦觉得爱源除了这个还有别的原因,很不快,故意当着金正武的面戳穿爱源不是川夏。金正武邀请爱源到大库房包饺子,爱源娴熟的包饺技术让他产生了怀疑,他内心很矛盾,到底面前的是不是川夏,不是川夏,那她又是谁呢。

第24集

爱源拿着川夏的忏悔书执问年良修,川夏到底做了什么对不起年氏的事。年良修说她爱上了小武。如果川夏为情而死,金正武就应该死。如果川夏是对年氏的负疚,那是他让川夏偏离了生活的轨道。费雅挑明了金正武身边的女人不是川夏,是川夏的妹妹,爱源。金正武表示如果川夏的家人认为是他的错,那他也无可厚非。年立伦找到了白丝巾。小武告诉他,阿厦丽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女孩,他应该去珍惜她。阿厦丽告诉小武,川夏跳崖头一晚去找过她,并交给她一个盒子,说那盒子很可能就是川夏真正死的原因。小武打断她,既然川夏不愿告诉别人,就让这个秘密继续保存在那里。小武与爱源站在楼顶,爱源说想知道眩晕的感觉,小武步步走向边缘,他说最爱的人是川夏……

第25集

爱源祈求年良修让她成为真正的川夏。年良修把爱源带回了温哥华。朋友都说爱源变了,衣着,言谈举止都变了。年立伦找向阿厦丽,并承认自己就是阿厦丽姐姐要带给她的人。阿厦丽去找小武,愿意陪着小武。爱源又收到小武的来信,但称呼还是川夏。爱源打给小武,接的却是阿厦丽,她焦急地想知道小武与阿厦丽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。年良修阻止爱源去上海,他带爱源去川夏曾经去过的小木屋,他说这个房子一直是川夏想要的……爱源看不起川夏,她认为川夏是一个功利的女人。

第26集

费雅把米拉从丽江接回上海,并说要同金正武,米拉共处一室,实行AA制,费雅担心米拉还会再次逃跑。几个年轻人在小武酒吧里聚会,阿厦丽对小武说年立伦并不喜欢她,只是为了那个秘密。阿厦丽让小武去找爱源,但小武说他只爱川夏。阿厦丽留下纸条和丝巾,回了丽江。爱源继续随年良修寻川夏的影子,她在窗外看年良修一家亲亲融融的生活,体验着川夏的心情。当得知年良修用支票来结束他与川夏的感情,并且激动表白川夏临走时没有忘记这张支票时,爱源再也接受不了,夺车门而逃。年良修的心脏病同时也犯了。爱源无助的给小武,小武赶到温哥华,走进川夏公寓,看见川夏的照片……爱源继续在他面前扮演川夏……

第27集

爱源开车带金正武去川夏租的小木屋。金正武表示不愿去追忆川夏与那个男人的生活。他们约定第二天一同乘飞机去丽江,那里才是他们爱情的地方。年立伦去丽江找阿厦丽要回川夏交待的东西。但挖开之后,遗嘱早已被人替换。小木屋拆迁,发现有川夏的遗物。年良修接过遗物,尽然是日记和支票,他当场晕倒。年良修派人截住金正武和爱源。爱源翻看着川夏的日记和支票,她认为川夏一直深爱的是年良修,他们之间是阴谋的爱情。而与金正武的三天爱情是假的,金正武是一个无辜的人。年良修在轮椅上与小武谈话,他要小武不要放纵爱源,不要再与爱源疯狂继续下去,要珍惜生命,金正武感叹伤害了川夏又伤害了爱源。

第28集

金正武提前赶到机场,却因小睡错过了爱源。他四处寻找,质问年良修,得知爱源已回到她自己的生活轨道里。金正武回到上海,看到米拉与费雅同居了,并得知阿厦丽被年立伦伤害。他去驼铃店找阿厦丽,发现驼铃店已转租出去。他看着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阿厦丽,被秀丁骂得狗血喷头,说是他们这些外来人污染了丽江的纯净。爱源做回空乘,她恍惚中时常出现金正武与川夏的影子。金正武找向年立伦,并与年立伦动了手,俩人在撕扯过程中,金正武脱口而出,他爱的是伊爱源。爱源无意间听说年氏其他董事要对年良修叔侄俩进行报复,她飞到上海去找年立伦。

第29集

爱源看到年氏的重担压的年立伦日况愈下,她同情他,以身相许,但年立伦发现爱源喝了很多酒,拒绝了爱源。同事告诉爱源有个台湾人最近常在航班上飞来飞去。爱源向年立伦询问小武的踪影。年立伦为那晚的事道歉,并告诉她,小武在去往机场的路上。年立伦接过陈海一手中的那个秘密,他说这只是个错误,火苗中遗嘱被烧毁。爱源在年立伦的帮助下去了丽江,并在川夏跳崖的情人跃等待金正武。爱源让金正武回到阿厦丽的身边。手中的信已撕成碎片。年良修在死前把年氏所有股份留给了年立伦,并承认所有坏事都是他干的。年立伦在墓地发誓,要重振年氏。爱源拿出了姐姐留给她的股份帮助年立伦。年立伦探望昏迷不醒的阿厦丽,他说叔叔年良修会在那边找到阿厦丽的姐姐,到时会把幸福带到她身边。费雅打算带米拉去丽江画画。一个月后,年立伦穿着礼服走向爱源。但幻觉中的川夏告诉她,去爱小武。&n

小孩咳嗽吃什么好得快
五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
小孩咳喘最有效的药

相关推荐